久久放一次假當然是要好好的去旅遊放鬆一下心情

但最大的問題就是住宿的問題,到底要選者哪間飯店或旅館比較划算又住得舒服又安心!

比較了一下多家旅館跟飯店後來發現(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)真的沒讓我失望,去到那裡玩得開心住精選得也安心

以下是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舒適旅店 - 惠斯勒 的介紹 如果也跟我一樣喜歡不妨看看喔!

↓↓↓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↓↓↓

我要購買

商品訊息功能

商品訊息描述

主要設施

  • 81 間禁煙公寓
  • 餐廳
  • 室外游泳池
  • 免費滑雪場接駁車
  • 滑雪器材儲放間
  • 三溫暖
  • 自助停車
  • SPA 服務
  • 24 小時櫃台服務
  • 空調
  •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
  • 花園

鄰近景點

  • 位於北村莊
  • 惠斯勒黑梳山滑雪勝地 (0.8 公里)
  • 惠斯勒獎章廣場 (0.1 公里)
  • Whistler Marketplace (0.2 公里)
  • 威士拿公共圖書館 (0.2 公里)
  • 威士拿博物館 (0.3 公里)


商品訊息特點

線上訂房↓↓↓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↓↓↓

我要購買

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討論,推薦,開箱,CP值,熱賣,團購,便宜,優惠,介紹,排行,精選,特價,周年慶,體驗,限時

以下為您可能感興酒店趣的商品

注意: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,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!!



#NEWS_CONTENT_2#

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

中國時報【止庵】

現在的中國人,往往很少知道自己三代以上的先輩是幹什麼的,可能也與曾經發生過革命不無關係。所以我到日本,看到商店或旅館的招牌上常常寫著「六代目」、「八代目」、「十代目」甚至更多,不免深有感觸,覺得其中隱約有種家族的力量延續下來。

奈波爾在《作家看人》中說:

「我知道自己父母的情況,但是再往前就不清楚了。我家祖上的事含混模糊。父親還是個嬰兒時,我的祖父就去世了。傳給我的家史僅此而已;現在我們追憶的只是一個家族傳說,有些內容誇張浪漫,或者完全是編造的,因此不能信以為真。」

追溯起來,我的父親這一系,我所見只到父親為止;母親這一系,所見到外祖父母為止,此前的先人都隱沒在黑暗之中了,我不清楚他們活了多久,幹過什麼事情,甚至連他們的名字都不知道。沒有什麼「家族傳說」。

我的侄女六歲時,我的父親即她的祖父去世了,不知道她是否還記得;她二十二歲時,我的母親即她的祖母去世了,相關記憶或許能夠保持長久一點。待到將來她有下一代,這些也都將是黑暗一團、不辨面目了。

重又想起〈檀弓〉所記曾子臨死易簀之事。曾子臨死之際,他的目光不僅看著自己仍然活著的世界,也朝向自己死後的世界。而他經童子提醒,非得換掉季孫所賜的竹席不可,肯定希望這一「吾得正而斃焉」的態度能夠被後人記住。

世間所有的遺言、遺願,無論什麼內容,都是人們踰越生死的嘗試或企圖,都是期待在自己已經不存在了的世界裡繼續保持一種存在。

不存在之後的存在,說得上是人類的一種永恆的願預訂民宿望。人活一世,很大意義上就是為了把生延長到生結束之後,就是為了死後不被遺忘。

我回憶母親,想像母親,本身就是對她的死亡的一種反抗,因為死亡的目的正在於使一個人消失。

這甚至成為我繼續活下去的必要性之一:因為我可以記憶、想像,因為我可以作為記憶和想像的載體──我以我的存在延續母親的不存在之後的存在。

母親不在了,她的記憶和想像隨之喪失;只剩下我對她的記憶和想像。待到我也不在了,則連這也喪失了。人類的歷史就是這種不斷喪失的過程。

母親去世後,有朋友曾建議我搬離與她一起生活過多年的地方。我很感謝朋友的好意,但是又想:我們面對死者,有如坐在海灘上守望退潮,沒有必要急急轉身而去。

後來我對另一位朋友說,坊間有本書名叫《拒絕遺忘》,其實遺忘是拒絕不了的,最多只能講「抗拒遺忘」。假如有「造物」的話,那麼他的總的態度是要生者遺忘。大家勸我別陷在母親死亡的陰影裡,真要離開那陰影還不容易,時間自然會使我走出這一步。我只是希望慢點離開而已。我的確懼怕遺忘,因為它將斷絕我與母親之間的唯一聯繫。(末了這句,也許應該說:在我心中活著的母親,懼怕為我所遺忘;而就在我的這種體驗、我與她的這種聯繫之中,她繼續活著。)

我懷念母親,保留關於她的記憶,想像她的存在,偶爾還夢見她──依靠這些,她與一個她已不存在的世界保持著聯繫。但我也感到,這種聯繫實在太微弱了,甚至比「氣若游絲」、「奄奄一息」還要微弱得多。

前面曾提到過兩個詞:「音容宛在」與「風範猶存」,它們的含義並不相同。母親在我心中,可能終將由前者轉變成後者。一切具體的都終將變為抽象的。「假如」也終將有一天會不再被提出。我終將徹底接受母親已死這一事實。

我只大力推薦不過是在這一切到來之前,與母親一起享受一點「昔日的榮光」罷了。也可以從「主體」與「客體」的區別上來考慮生與死。死是一個人的「主體」──那種有意識的,能感知的,具有主觀能動性的……──的喪失;而其作為「客體」,可能在某種程度和某種意義上仍然存在。這種存在開始是具體的,以後到了一定階段──所有接觸過他的人也都不在了──就變成抽象的、概念的了,乃至完全消失。

附帶要說到的是,不存在之後的存在,還可以訴諸別種方式,至少包括:一,借助於造像或影像,如雕塑、繪畫、照相、錄像、電影、錄音等──正如徐渭〈畫鶴賦〉所云:「形骸易泯,不勝留影之難,楮墨如工,返壽終身之玩。」二,借助於文學和藝術等創造物。

借助於創造物以實現不存在之後的存在,關鍵還不在於「留名」──如果僅僅留下一個名字,實際已經被抽象化、概念化了──而在於一個人的態度、思想、感覺、感受、感情,以其所留下的作品為媒介,具體地為另外一個時空裡的人所感知。此即《莊子?齊物論》所說,「萬世之後,而一遇大聖知其解者,是旦暮遇之也。」而在這種感知之中,那個已經不存在的人仍然存在。

但即使是這兩種方式,仍然有失傳的可能,──在信息時代,失傳更可能為埋沒所取代。即使不失傳,當創造物不再有人理會,或雖然獲「遇」而不再被「解」,那麼也是枉然,也就不存在了。

雅斯出差訂房貝爾斯在《哲學思維學堂》中說:

「憑藉繼續在他人記憶中存在;憑藉在家族中的永生;憑藉青史留名的業績;憑藉彪炳歷代的光榮──憑藉這些都會令人有慰藉之感,但都是徒勞的。因為,不僅我之在、他人之在會有終結之日,就是人類以及人類所創造、所實現的一切,皆有盡時。」

或許,知名訂房網我們所期望的未必有那麼長久罷。

(本文摘自止庵新書《惜別》,印刻出版)

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推薦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討論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部落客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比較評比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使用評比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開箱文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?推薦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評測文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CP值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評鑑大隊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部落客推薦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好用嗎?, 山峰小屋精品飯店 - 惠斯勒 去哪買?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時尚服飾

jz9lbrv3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